掃一掃
關注微信公眾號

淺析發達國家網絡信息安全治理實踐
2019-10-15   今日頭條

  互聯網自誕生以來,世界各國十分重視對網絡信息安全的監控與治理。目前,一些發達國家已經建立了一套較為完善的網絡信息安全管理體制與監控體系,包括網絡信息安全治理制度、網絡信息安全治理實施策略、網絡信息安全治理問責機制等,但隨著網絡安全治理格局變化和網絡技術進步,網絡信息安全治理將呈現新的發展趨勢。

 
  完善網絡信息安全監控法治體系
 
  健全的網絡信息安全監控法治體系是應對網絡信息安全危機的根本保障。
 
  一是制定法律,構建網絡信息安全治理制度體系。出臺互聯網與信息安全治理的相關法律法規,如美國先后制定了《信息自由法》《隱私保護法》《電子通信隱私法》《確保網絡空間安全的國家戰略》等保護國家信息安全的相關法律法規130余項;德國出臺了《信息和傳播服務法》《網絡安全戰略》《德國網絡安全法》等;澳大利亞政府也出臺了《反垃圾郵件法》《互聯網內容法規》《廣播服務法》等。
 
  二是分類管理,規定法律監管內容范圍。制定全國性或專門行業性監管制度,明確法律對網絡信息安全監管的范圍和重點,如德國《多元媒體法》對網絡危害性言論及非法內容傳播進行管控;法國《互聯網憲章(草案)》將有悖于公共秩序的內容或行為,如煽動種族仇恨等危害國家安全的網絡信息作為監控對象;韓國出臺《電子傳播商務法》,對“引起國家主權喪失”或“有害信息”等網絡信息內容進行核查。
 
  三是成立相關部門維護網絡安全,監督網絡信息安全監控制度執行。成立專門信息安全監控機構并明確主體責任,如俄羅斯政府頒布法規,強化安全局、內務部等部門對新興媒體的監管力度;德國內政部下屬聯邦刑警局對“破壞國家民主秩序”等危害國家安全的網絡言論進行全面審查,青少年有害媒體審核署有權對“網頁內容審核”;新加坡專門設立網絡警察,根據法律賦予的職責,重點對網絡論壇、社交網站和博客進行審查和監控;澳大利亞則主要由傳播和媒體管理局以及行業機構履行網絡信息安全治理職責。
 
  強化網絡信息安全監控預警
 
  強化對網絡信息安全監控預警、技術管控和應急處置是當前國外一些政府應對網絡信息安全問題的主要策略。
 
  一是構建網絡信息安全預防預警機制。從源頭上建立網絡信息準入機制,對網絡信息進行審查監管與預防,如韓國是世界上最早設立互聯網審查機構的國家,普遍推行網絡實名制,對網絡空間實行實名登記與審查,并頒布《不當互聯網站點鑒定標準》《互聯網內容過濾法令》等,在法律框架上明確網絡信息過濾的合法性;新加坡政府根據《互聯網操作規則》保持對網絡信息的審查權,禁止在網絡上發表和交流威脅國防和公共安全、不利于團結及與主流價值觀相違背的信息。
 
  二是搭建網絡信息安全技術監控平臺。利用互聯網技術手段實現對網絡信息進行實時監測是發達國家普遍的做法,如美國利用話題檢測與追蹤技術TDT和聚類分析技術對互聯網信息傳播中的熱點索引及新話題的自動識別與已知話題進行持續跟蹤,實現網絡信息安全的監控;英國主要通過Autonomy互聯網信息監控預警分析系統發現網絡言論的態度與傾向,從而對非安全網絡信息做出預判與預警;德國主要采用危機預防信息系統和內部危機預防系統兩個子系統,實現危險發生時分析網絡信息并與網民互動等。
 
  三是強化網絡信息安全應急處置能力。美國明確將國家信息安全政策作為國家安全整體戰略框架的構成部分,并制定了“國家網絡安全應急措施”,列出主要網絡安全挑戰和聯邦政府及其他組織應急采取的行動;俄羅斯建立了國家網絡安全系統,旨在檢測、預防網絡攻擊,尤其是在國家網絡安全受到極端攻擊情況下,強化對關鍵信息基礎設施的保護,并規范網絡空間秩序;在英國,謠言的治理與控制成為政府進行網絡危機管理的重要內容,并設立公民咨詢局,向社會答疑解惑,打擊惡意制造和傳播網絡謠言行為。
 
  構建網絡信息安全治理責任體系
 
  構建網絡信息安全治理責任體系是推進網絡信息安全科學、有效治理的重要途徑。
 
  一是明確責任主體,推進網絡信息安全治理問責多元化。美國信息安全問責主要是通過聯邦最高法院的司法審查權對信息安全事件進行責任糾察,發現責任主體,追究法律責任,同時會受到國會、政府內部、選民以及新聞媒體的問責;德國問責體系由議會、司法、公務員問責構成,通過“不信任投票、質詢、行政調查”等形式對網絡信息安全處置不力進行問責;日本國會、內閣和最高法院相互制約與監督并參與到政府信息安全問責之中,獨立行政法人、第三方和社會公眾等共同構成政府信息安全問責的主要體系。
 
  二是強化責任監督,實現網絡信息安全監控職責有效化。日本通過“齊抓共管的責任管理流程”,要求司法部門和行政部門等共同參與對網絡信息管理的責任監督;美國政府問責局直接對國會負責,肩負著調查聯邦政府信息安全狀況的工作,并負責對聯邦政府的信息安全進行統計,清查安全漏洞,找出信息安全隱患,監督美國信息安全;新加坡由來自政府機構、媒體等代表組成的國家互聯網顧問委員會,負責及時收集社會各界互聯網信息監控的意見和建議,并有效監督和提醒政府部門或行業機構的信息安全監控失職行為。
 
  三是深化責任追究,加強網絡信息安全監控處置嚴肅性。如德國制定了《懲戒法》和《德國官員條例》,對官員玩忽職守或違法亂紀行為進行黨內紀律或國家司法處罰;日本對網絡信息安全監控部門以及相關人員進行績效評估,依法予以“分限處分”或“懲戒”的處罰并進行法律追究;加拿大在“政府在線”項目中對民眾代表反映的政府處置互聯網信息不力、失職行為的機構、個人將進行法律制裁或行政追究;英國強調信息透明和言論自由,規定部門或官員如未能及時準確向公眾通報網絡言論情況,則要進行嚴厲的責任追究。
 
  多舉措提升網絡信息安全治理
 
  從上述分析來看,發達國家十分重視網絡信息安全治理,并取得了較為豐富的成效。但隨著網絡安全治理格局變化和網絡信息技術迅速發展,未來網絡安全局勢更加難以預測,網絡信息安全治理面臨嚴峻挑戰,世界各國將更加關注和重視網絡信息安全戰略布局、制度建設、技術創新和國際合作等,全面推進網絡信息安全治理升級與發展。
 
  一是創新網絡信息安全治理戰略。網絡安全作為國家安全重要內容,已成為世界各國政府的頭等議題,并將網絡信息安全上升至國家戰略層面,如美國推出了新版網絡安全戰略,日本設立了網絡安全戰略本部等,提升網絡信息安全治理管理級別,從國家層面維護網絡空間主權和網絡信息安全。
 
  二是完善網絡信息安全治理制度。雖然發達國家和區域性國際組織不斷加快推進網絡信息安全的立法,并取得了一定成效,但由于各國文化、政策和國情不同,網絡信息安全制度也呈現明顯差異或沖突。因而從國際層面制定維護網絡信息安全的法律更顯緊迫,亟須構建網絡信息安全治理國際準則。
 
  三是加快網絡信息安全治理技術升級。發達國家十分重視技術在網絡信息安全中的重要作用,突出維持信息技術優勢。因此,做強網絡信息安全核心業務,推動關鍵技術升級與突破,將是世界各國網絡信息安全治理的核心內容。
 
  四是強化網絡信息安全治理合作。隨著全球一體化進程加快,國際網絡信息安全治理共享共治已備受關注,世界各國逐漸重視網絡空間國際秩序與規則建設,構建網絡空間全球治理國際對話合作機制,如打擊網絡恐怖主義和網絡犯罪國際合作等,共同建設、共同維護和共同治理網絡空間,推進全球網絡信息安全治理國際合作體系建設。

熱詞搜索:信息安全

上一篇:國聯易安:云安全高級防御平臺的“六脈神劍”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收藏
評論內容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爱彩乐